经管学院
 首页 | 学院概况 | 党建工作 | 系所介绍 | 师资队伍 | 科学研究 | MBA教育 | 高密经管 | 本科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学生工作 
站内搜索:
今天是:
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文章导读>>正文
网络文化狂欢背后的心态解读
2010-04-08 00:00     (点击: )

网络文化狂欢背后的心态解读

■从“网络恶搞”到“火星文”风行,从“人肉搜索”到“全民偷菜”,从“贾君鹏事件”到“犀利哥的传说”……借助网络工具,人们在虚拟空间内上演了一幕幕的文化狂欢节。

在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程中,网络为人们带来了一种全新的交流方式。在现实世界里无法想象的事件在网络里却有可能发生,这里笔者把在网络世界里引起较大影响的网络现象统看作是网络虚拟空间里的文化狂欢活动。

无聊的心境下无聊的表达:一种追寻“无意义”表达的主张

2009年7月16日上午11时左右,互联网上(百度贴吧-魔兽世界吧)发表的一个名为“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帖中内容只有“rt”二个字母,意思为“如题”,发帖者的IP地址为“222.94.255.”。帖子在短短五六个小时被390617名网友浏览,引来超过1.7万条回复,并在接下来的一天时间内吸引了710万点击和30万回复,目前已超过1500万点击。帖子由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受到数量众多的网友的关注而被堪称创造了“网络世界里的一次奇迹”。“贾君鹏事件”可以说是网络里的一次具有行为艺术性质的文化现象,它宣扬了一种追寻“无意义”表达的主张,在对传统文化和规则反叛的路途上奔走呼号。网络为人们提供了在现实世界里无法企及的自我表达的环境,于是在虚拟的空间上演了对现实世界文化传统和规则彻底解构的一幕。“贾君鹏”仅仅是一根导火线,它引爆的是文化领域的一次狂热革命。

在网络文化狂欢的背后,探析事件主体的心理状态是至关重要的。“贾君鹏事件”本身就是网络主体在虚拟空间对传统文化解构的行为。在这种对社会规范解构的行为背后,如果说发帖人和第一个回帖人是在网络世界里对现实的文化挤压做出的情感释放的话,那么“盖楼的队伍”或多或少也是“寂寞的呼喊者”,紧接着“贾君鹏”的帖子,网络里便有人更加直接地喊出了“我发的不是帖子,是寂寞”。表面上看,很多人在关注这一事件的过程中只是抱着一种“热闹的看客”的心态,或者仅仅是“在无聊的心境下无聊的表达”,然而一旦参与到这一事件中来,他们实际上已经成了“无意识”的行动者,他们身在其中,无从知道自我行动的意义。正如吉登斯所说的那样,“结构与行动必然是相互联系的。”这种“无意识”的参与行动的行动者已经不知不觉地“将自我囚禁起来了”。而一旦卷入其中,他们的行动在表达“无意义”的诉求的同时,也在塑造着文化的性格,文化反过来又加剧了行动的力量,如此形成了双向的作用效果。

“娱乐至死”:寻求某种心理满足的“去价值”的行为

我们再来看看网络世界最近的具有代表意义的文化现象:“全民偷菜”现象和“犀利哥的传说”。“全民偷菜”说的是在开心网和腾讯QQ农场等游戏与社交网站上流行的网页游戏。游戏玩家可以在自己虚拟的农庄里种植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等作物,每种作物都有不同的成熟时间和收获价值,也有不同的等级要求。玩家可以在建立好友关系后,抓住其蔬菜成熟的时机来“偷”。于是偷菜游戏在集娱乐、交友的功能和带来心理刺激等元素中迅速流行起来,形成了“全民皆偷菜”的盛大局面。毋庸置疑,偷菜游戏给玩家带来的最大诱惑之一就是在虚拟空间里“偷”的心理满足感。这种“偷”实质上没有为主体带来任何物质利益,然而“偷”的全民流行正说明网络主体是在一种无聊的心境下做出的寻求某种心理满足的“去价值”的行为。也就是说网络主体是为了“偷”而去“偷”,行为的结果实质上是无价值的。

与“全民偷菜”相比,“犀利哥的传说”的流行更把网络主体“娱乐至死”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犀利哥的传说”说的是2010年2月以来,有人追踪观察并拍摄了一名流浪人员的照片,并把照片上传到网络上。网友们评论说这名流浪人员的衣着搭配是当今世界时装流行元素的最前线,并评论其神态酷似娱乐明星刘德华。种种推波助澜的话语把被称为“犀利哥”的这名流浪人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实际上如果没有网络的建构,这名流浪人员始终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正是有了网络推手的作用,他已经变成了网络主体娱乐的工具和对象。在这里流浪人员的形象本来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然而网友们为了满足娱乐的心理,极度空虚和无聊的心灵需要找到某个具体的对象来宣泄,“犀利哥”便成了工具。需要提出的重要的一点是,这种空虚和寂寞的灵魂在网络里发出了巨大的求生的欲望,拼命寻找救命稻草。于是一切可能拿来娱乐的事物他们都不会轻易放过。空虚的灵魂的宣言是:娱乐至死。

无聊心境与解构态度背后

无聊的心境与解构的态度背后又是什么呢?寻找更本质的原因,仅仅在网络世界里,我们也许永远也无法找到。笔者认为,更加合理的做法是跳出虚拟的网络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无论是在网络世界还是在现实世界,文化的气质反映的是社会的状态,归根结底反映的是现实社会的状态。在现实生活中,我国正处于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渡时期,思想观念多元化,自由主义、享乐主义和解构主义的思想相互碰撞,而文化认同感越来越弱。新生代的青年群体尤其是在校大学生和社会闲散的青年,他们在反抗社会现实压力过程中需要寻找另外的情感认同,于是网络便成为他们情感宣泄的出口。

在校大学生一方面有充裕的可自由支配的课余时间,另一方面也面临着考研或就业的巨大压力,当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找到充足的自我实现的理由时,空虚的灵魂便不自觉地在网络里寻找暂时的寄托。2008年由美国雷曼兄弟银行倒闭引发的金融危机迅速波及我国的服装、电子和玩具等劳动力密集型行业,经济上的震荡也给大学生的就业带来了困难和隐形的压力。青年群体在现实社会里承受的巨大压力,恰恰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得以释放。“贾君鹏”、“偷菜”、“犀利哥”等等亦为现实中寂寞的灵魂提供了娱乐的素材。网络里汇聚的力量越大,说明现实生活中精神的压抑越严重。“贾君鹏”、“偷菜”、“犀利哥”等现象可以说是现实生活中的精神空乏与网络世界里“无意义表达”的一次集中凸显,也是虚拟空间中社会行动、网络结构和文化环境相互作用下巨大网络力量的一次汇聚。

所以,文化狂欢的背后隐藏着的是灵魂空虚和寂寞的群体。对“贾君鹏”、“偷菜”、“犀利哥”等现象形成的根源的追寻,需要透过网络的幕布回到现实社会生活中来。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3  青岛科技大学 经济与管理学院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松岭路99号

电话:0532-88958952   邮编:266061   邮箱:jgxy@qust.edu.cn